第十五章 薛家 作者(第1/1页)封道僵尸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bxuu.net请收藏

    作者~拼命的牛

    第十五章武技指导师

    松树硬儿?

    柏树硬儿?

    不如手中的柴刀硬。

    七八名十一二岁少年,一边呦呵着砍柴歌,一边耍闹着。

    “快看,那边草丛里好像躺着个人。”一名少年忽然指着路边的草丛。

    “是呀!还真是一个人啊!”

    “走,看看他死了没有,没死就去找大夫,死了的话,赶紧去报官!”

    所有的少年都跑向草丛处,只有一身着麻衣少年没有去。

    麻衣少年面色突然大变,“不要过去,那人身旁有大虫。”

    老虎、蟒蛇在山里被叫做大虫,山里的孩子自然知道什么是大虫。

    一听有大虫,少年纷纷四散跑去,有的爬树,有的攀岩,有的向着山路往回跑。

    上树的少年,蹲在树上找大虫,“喂!都别跑了,没有大虫出现。”

    逃跑的少年们,纷纷停下,回头观看,见果真没有大虫,又走向路边,看看那人死没死。

    “不要过去,你们看那人身旁有大蟒的尾巴。”麻衣少年依旧劝阻要过去的少年。

    麻衣少年这么一说,其他少年果真发现了草丛边上露出的一小节蛇尾。

    趴在树上的少年,“那大虫好像死了。”

    少年们,手握柴刀,小心的靠近草丛。

    只见一男子躺在地上,一条碗口粗大蟒在他身上缠了好几圈,有些干瘪的大蟒蛇,蛇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早已死了多时。

    麻衣少年蹲下,伸出手指放在男子鼻子上,“还有呼吸,没有死,快把蟒蛇弄开。”

    少年们七手八脚的搬开死蟒蛇,一名少年开口问着“现在怎么办?”

    “先弄醒他在说。”麻衣少年按了一会人中,见人还不醒,“黑皮把你的水袋给我。”

    “给!”一名黝黑少年把睡袋递了过去。

    麻衣少年接过水袋,拔掉木塞,流水口对着对方的脸向倒了下去,见对方还不醒,伸出手轻拍对方的脸,“哎!醒醒!醒醒!”

    “这回怎么办?”

    被叫做黑皮的少年道:“薛之贵,薛爷爷懂医术,要不先送你家去吧。”

    薛之贵脱下上身的麻衣递给黑皮,“先帮我拿着,我背他回去。”

    。。。

    楚男渐渐恢复了意识,一股虚弱无力的感觉传遍他的全身,睁开眼睛只见,一名面目清秀有些稚嫩的少年在门外院子里拿着扇子扇着火,火上架着一个砂锅,一股汤药味在空中飘荡。

    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楚男想知道这里是哪里,想知道自己昏迷之后有没有伤害到他人。

    自从那日吸收了树妖精华,凝聚出血液,从僵尸形态恢复了常人模样,楚男以为他从此以后彻底拜托僵尸的身份了,谁知没过半月,他就从人又重新变回了僵尸形态。

    再次变化成僵尸形态的楚男,第一次出现身体不受控制,意识陷入昏迷状态,当他重新恢复意识,身旁还躺着一只干瘪的棕熊。

    他观察下死去的棕熊,判断出应该死于失血过多,随后发现棕熊脖子下方皮毛上,有几块已经变黑凝固了的血块,皮毛下方有四个筷子粗细的小孔,这些小孔如同被其他野兽獠牙弄出来的一般。

    瞬间他脸色大变,想起来僵尸是可以吸血的,棕熊尸体在他身边,那就意味着这只棕熊很可能是他杀的。

    他不知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僵尸形态,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有没有下次,如果下次杀害了其他人该怎么办?

    从那次变身僵尸形态以后,楚男每隔半个月就会再次变身僵尸,意识进入沉睡,每次清醒过来,身旁都会有一具干瘪的大型动物尸体,同时身体还会有一阵短暂的虚弱无力。

    经过多次变身僵尸后,他总结出来了规律,满月之夜与无月之夜,他会变身僵尸陷入昏迷。

    “叔,你醒了,爷爷说你醒后,身体会虚弱一阵子,你先躺下,汤药再有半个时辰就好了,我先去给你端碗粥去。”。

    薛之贵的一句“叔”让楚男有些亲切又有些哑然,想了一下,他毕竟在阴尸宗尸珠田地度过了好几十年,面容老一些也有可能。”

    很快薛之贵便端着一碗粥进了屋里。

    “叔,你是哪里人?,你是怎么战胜那条大虫的!”

    “大虫?”楚男有些疑惑的道。

    “就是那条碗口粗的大蟒蛇。”薛之贵解释道。

    楚男自言自语道:“原来是大蟒蛇。”

    “对,就是那条大蟒蛇,”薛之谦接了句急迫的道:“叔,那条大蟒蛇你是怎么杀死的呀!”

    楚男笑着道:“大蟒蛇想吃叔,叔就吃它,一口下去就先把它血吸干了。”

    “啊!这次打赌我可输了。”薛之贵一脸的失望。

    楚男喝完粥,“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叔姓楚、名男。”

    “我叫薛之贵,爷爷叫薛霸,是一名大夫,外面那汤药就是爷爷配置的,有一个哥哥叫薛富贵如今在县城做镖师。”薛之贵简短快速的介绍完了自己与家庭成员。

    两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聊着天。

    咯吱!一声。

    一身背药篓的白发老者开门进入了院中。

    白发老者一进门,放下背上的药篓,摘下头上的帽子放在药篓里道:“孙子,快去给爷爷沏杯凉茶,渴死了。”

    “凉茶在屋里,爷爷你进来喝吧,楚叔叔醒了。”

    “楚叔叔?”薛霸转瞬就想到了那个昏迷的青年人,随后笑着走进了屋里。

    “见过,薛伯伯,”楚男见薛霸的样子,感觉对方最起码七十岁以上,差点叫成薛爷爷。

    薛霸再次问了一边楚男姓甚名谁,哪里人士,要到哪里去。

    楚男说出了自己的姓名,随便说了一个地名,告诉薛霸他是旅行者,要走遍世界各地。

    薛霸可谓只知甚广,哪个州有什么风景,那个县有什么名胜古迹,都一一给楚男讲的很清楚,希望楚男有机会去看看。

    楚男对薛霸所讲的风景古迹也心生向往。

    两人正说着话,薛之贵端着刚刚熬好的汤药进进来了。

    不得不说这薛霸配的药还真行,楚男刚喝完,浑身就股暖洋洋的感觉。

    片刻后,楚男就美美的睡着了。

    【明天本书就上仙侠频道热门分类推荐了,这几天嘴里全是火,第一没有存稿,第二上班总加班,第三担心许多人看到这里就不愿意看了,平淡无奇,没有打脸,没有矛盾,没有激情。我可以告诉大家,本书激情有,热血有,现在是心态的转变阶段。仙,不知道大家心中的仙是什么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