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悲伤 作者(第1/2页)封道僵尸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bxuu.net请收藏

    作者~拼命的牛

    第十九章~悲伤

    楚男看着四敞大开的院门,以及那本不该晒在太阳下的阴风草,暴露在太阳下。

    现在正是偏中午,按照以往薛之贵此时,不是在做饭就是在吃饭,薛家老爷子也应该是,坐在院子凉棚下的桌子上喝着凉茶看着医书等着吃饭。

    屋里屋外转了一圈,薛老爷子平时视若珍宝的药典在地上放着,墙上挂着的大刀也不见踪影。

    厨房里的水缸是空着的,薛之贵每日早晨都会起早下山挑水,傍晚之时都会有大半岗的水,只有在晚上洗澡之时才会让水缸空空第二天等待着薛之贵去挑。

    家里种种现象表明,薛家爷俩不是夜里出去了,就是一大早有事就走了。

    是人就会有紧急事情,也许去帮助他人,也许去救人了,毕竟薛家老爷子是有名的大夫。

    对于薛家爷孙俩不在家,楚男也没有太在意,只是饿着肚子真不好受。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楚男人身之时到点不吃饭也饿,在菜园摘下几颗青菜,从老母鸡窝里摸出两个鸡蛋。

    材料准备好了,剩下的就是做饭炒菜了,焖饭之时想起没有水了,拿起扁担挑着两个木桶准备下山。

    刚一出门,就见到薛之贵的小伙伴黑皮背赶着一黄牛从山上回来。

    黑皮见到楚男道:“楚叔,薛爷与小贵去看望大贵哥了,大贵哥好像受伤了,薛爷爷让我转告你,他们过几天就回来。”

    “嗯!叔知道了,谢谢你了黑皮。”

    楚男知道薛富贵在县城在做镖师,走镖之人遇到土匪强盗,受伤在所难免。

    薛富贵受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薛家爷俩去看望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没有想太多,他挑着水桶下山去了。

    饭后躺在靠椅静静的晒着太阳,楚男不由的想起旱魃用纯阳尸珠修炼大日决的情形。

    自然的闭上双眼楚男张开口对着太阳,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光华进入他的口中,他一口接着一口地吸收太阳精华。

    太阳精华在他体内顺着静脉按照大日决功法走向运转着,直接进入脑海被混沌尸珠吸收着,本是乌灰之色的混沌尸珠,上面出现一丝肉眼不可见的金色之光。

    时间转瞬流逝,日落月升,阴阳互换。

    太阳消失了,大日决也就无法修炼了,楚男本能的对着月亮吸收起起月之精华,一道道乳白之色月之精华争先口后的钻进他的口中。

    月之精华同样被混沌尸珠吸收着,混沌尸珠上面同样多出一丝肉眼不可见的乳白色光点。

    两个时辰后,“肚子传出了咕咕之声。”

    “唉!作为人,最麻烦的就是不吃饭不行啊!”

    被饿肚子声打断修炼,楚男带着感慨生火做饭去了。

    他很想变化僵尸形态去吸收月之精华,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打消了。

    僵尸由天地怨气而生,不再五行中,只要身体不被打碎,就不担心寿元问题。

    楚男认为在凡人世界生活很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饿了就自己做饭吃,吃完饭就躺在靠椅上吸收日月之精华。

    转瞬他已经自己做了一个月饭。

    每天的修炼,让他感觉仿佛有什么事情忽略了,又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忽略。

    “碰!”院子大门被人撞开了。

    浑身是血的薛之贵看见院中的楚男后,绷紧的神经顿时一松晕了过去。

    楚男见薛之贵的模样,心中当下一惊。

    从薛霸那里学来不少医术,当下给薛之贵把脉,除了身上几处皮肉伤,并无大碍,只是悲伤贵度加上脱力晕过去了而已。

    一票凉水倒在薛之贵的脸上,按了会人中。

    薛之贵渐渐睁开眼睛,在看到楚男后,哇的哭了起来,“楚叔啊!爷爷和大哥死了,爷爷大哥死的好惨啊。”

    “什么!大贵和薛老爷子死了。”

    楚男心里咯噔一下,心里说不出的悲伤难受。

    薛霸与他虽然没有真正的师徒之名,确有师徒之实,薛霸对他就和自己儿子一样。

    楚男想知道薛霸与薛富贵是怎么死的,他想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小贵,别哭了,告诉叔,师傅与大贵是怎么死的,死在谁的手中。”

    薛之贵当机就从那天接到有人送信,说他哥哥薛富贵左右双臂断了,县城无人能医治,薛霸担心大孙子伤势,与薛之贵连夜赶往县城。

    一到县城就被官兵布下的陷阱给抓住了,进了大牢从审讯官口中知道,他哥哥薛富贵手中有一枚升仙令,薛富贵带着升仙令躲了起来。

    薛霸与薛之贵哪里知道升仙令是干什么的,从县令鲁世雄口中得知,升仙令,可进入修仙宗门阴尸宗,持有升仙令之人入门,可直接越过杂役成为外门弟子。

    鲁世雄凡人一个,向往修仙已久,十年来派人四处购买升仙令不得,他家书房,客厅里挂满了个个宗门升仙令的画册。

    鲁世雄有手中有一珍贵药材,需要送给京城里的靠山,聘请薛富贵保这趟镖,薛之贵看到鲁世雄客厅里的一副画,说了句,前些日子杀了一伙强盗,在一名强盗手中获得和画上一模一样的牌子。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鲁世雄当晚款待薛富贵,酒中下有蒙汗药,被抓的薛富贵当即被打断两条手臂。

    鲁世雄派遣手下跟薛富贵去拿升仙令。

    薛富贵用计逃跑后,躲了起来。

    鲁世雄搜捕多日没有抓到薛富贵,就派人查询他的根底,知道他还有一个爷爷与弟弟,就派人来通知薛霸薛富贵受伤了。

    在抓到薛霸与薛之贵后,鲁世雄当机审问他俩,薛富贵藏身何处。

    薛霸哪里知道大孙子藏在哪里,就算知道他也不会说。

    鲁世雄见他们真的不知道,就在城里散布谣言,说薛霸薛之贵是江洋大盗,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要用火刑烧死。

    在行刑的那天薛富贵出现了。

    秦桧还有三朋友,薛富贵也有几个过命兄弟。

    薛富贵带人劫法场,最终落入圈套被抓。

    以死相逼,只要放开薛霸薛之贵与他的朋友,薛富贵就把升仙令给鲁世雄。

    鲁世雄怕得不到升仙令,就放了薛霸两人,与他的几个朋友。

    薛霸与薛之贵走后,薛霸担心大孙子安慰,让薛之贵先走,薛之贵不走,薛霸就打晕他。

    当他醒来之时爷爷不见了,就去了县城,看到他哥哥被掉死在城门口,伤心之余打听起他爷爷来。

    很快就从县城人口中得知,县令抓到逃跑的薛霸,在今日中午之时就把薛霸活活烧死了。

    薛之贵就去刺杀鲁世雄,刺杀失败,想起他小时候听爷爷说过楚叔很可能是修仙者,在一想到这几年容貌没有丝毫变化的楚叔,就把报仇的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

    楚男拍了下薛之贵的后背道:“小贵,你先好好休息一晚,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