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流民 作者~(第1/2页)封道僵尸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bxuu.net请收藏

    作者~拼命的牛

    第二十一章~流民

    齐、郑两国征战三年,齐国兵强马壮,士兵骁勇善战,郑国屡战屡败接连丢失三洲八府二十七县,以损失一半江山。

    郑国,国都咸阳城,左相房孝宁正在书房看书。

    “报!左相大人,边关八百里紧急加急奏折请您过目。”一名传讯并在书房外单膝跪地双手奉着信件。

    房孝宁接过信件一看,脸色顿时大变,“管家,快去被轿,我要进宫面见皇上,在派人通知右相一同进宫商讨紧急军事。”

    郑国国主郑殇帝郭仁和,看着下面左相房孝宁,右相李逵受,疑惑道:“左相,不知何事连夜进宫?”

    房孝宁拿出边关加急奏折道:“我军在梁城、株洲城、Q县巴县、FY县五处抵挡齐国百万大军进攻,就在昨日辰时齐国大军猛攻我方五座城池,谁知道那是假攻城池,暗中分化出数百股骑兵绕过边防,组成一支三十万铁骑直奔皇城而来。”

    皇帝郭仁和一拍桌子怒道道:“边军那些将领都是废物吗!”

    三十万啊,那可是整整三十万敌军呀,就这样突破防线直奔皇城而来。

    可想而知皇帝如何不怒,边军将领要是在身边,非得拖出去斩立决不可。

    收了下情绪,郭仁和道:“左右二相你们快快组织军队拦住那三十万骑兵。”

    右相李逵受一脸为难的道:“皇上,我国已经没有军队了,半个月前皇城十万守卫军,派出七万去支援前线,国内各地城池除了衙门衙役,其余军队全部都在前线,咱们皇城守卫军还有三万余人,加上禁卫军一共不足六万人,如何出城杀敌三十万呀。”

    郭仁和焦虑道:“这,这可如何是好?”随后看了一眼左相道:“不知敌军多久抵达皇城?”

    “回皇上,敌军最快五天后抵达皇城,最迟也要七天。”房孝宁稍微沉思了一下接着道:“皇上,如今还有一件事比这三十万大军达到皇城还要紧急。”

    郭仁和有些疑惑:“左相,何事比敌军即将到达皇城还紧急?”

    房孝宁道:“近年来我国战事不利,许多百姓流离失所,就在这几天,进入皇城的难民就有十余万之多,臣几日前就发现有些问题,始终都想不明白,因何会多出这么多流民,就在刚才臣突然明白了。”

    还没有等皇帝郭仁和发问,右相李逵受突然道:“不好!难民中藏有齐国之人,这十余万难民,要是有一千是齐国士兵假扮的话,要是扰乱城门,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要是有一万齐国士兵伪装成的难民发起暴动,皇城必然失守。”

    右相李逵受当即提出派兵杀掉所有难民,以绝后患。

    左相认为不可,这十余万人大部分都是本国国人,不可随意杀害,要是前方将领士兵知道,必然兵变,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这些难民中没有他们的家人朋友,应该分从难民中找出齐国士兵杀掉方可。

    左右二相吵得皇帝郭仁和头疼,可他又觉得两位丞相说的都在理。

    问二位丞相可有方法区分齐国士兵,与本国难民,两位丞相都闭嘴不语了。

    片刻后,皇帝郭仁和让太监通知皇城四品以上文武官员速速进宫商讨要事。

    半个时辰不到,郑国皇城内所有四品以上官员都集中在金銮殿上。

    皇帝郭仁和坐在上方,左相领着武将站在左侧,右相领着文臣站在右侧。

    左相房孝宁没有说三十万骑兵之事,把流民当中有齐国奸细混入其中的事情说了出来,让大家想出办法抓出齐国之人。

    众人商讨的结果,与左右二相的一模一样,一部分人支持右相,一部分人支持左相。

    左相房孝宁此时突然想起一个人来,“皇上,臣认识一人,兴许有办法决绝这个问题。”

    皇上郭仁和一听有人可以解决,忙道:“何人?”

    房孝宁上前一步,躬身道:“此人就是子爵楚男楚财神。”

    “是他!”楚男这个人皇帝当然知道,男爵之位还是他亲自册封的。

    楚男在郑国有楚财神之称。

    郑**队没钱发不下粮饷了,就去找处男募资。

    军队打仗没有粮草了,就找楚男募资。

    士兵受伤没有药材了,就找楚男募资。

    流民没有粮食了,楚男出粮救济。

    远在前线的士兵,以及普通百姓,郑国就没有不知道楚男这个人的。

    上一个商人来干涉内政,许多官员都极力抵抗左相房孝宁,不管这人是谁,都不可以取代他们的位置,官员是干什么的,官员是为皇帝出主意办事的人。

    右相李逵受带领文官声讨左相。

    武将想帮左相说话,发现帮助左相那就证明他们连一个商人都不如,也就没有吭声支持。

    皇帝郭仁和与楚男私下关系很好,也赞同让楚男过来,看看他有没有注意区分难民与齐国之人。

    郭仁和当即龙颜大怒,骂了一会群臣是废物,连个办法都想不出来,就让太监传至宣男爵楚男来。

    。。。

    片刻后。

    楚男打着哈气进入了金銮殿,看着上方的皇帝,以及满朝文武大臣,也不跪下行礼,只是躬了下身,表示尊敬,懒洋洋的道:“臣,见过皇上,不知大半夜的找臣何事。”

    楚男的这个样子,除了皇帝与左相外,其他人全都皱眉不已。

    就这样的一个人也配称之为臣,要不是看在他钱多,哪有资格被封为男爵。

    皇帝当即就把十余万流民中藏有齐国士兵之事说了出来,同样说出了,左右二相的意见与方法。

    楚男浑不在意道:“我还以为多的事那,就这点小事,解决起来还不简单,只要皇帝答应我两件事就可以。”

    郭仁和当即一喜,“只要能找出那些混在其中的齐国人,别说两件事,就是一百件事,朕也答应你。”

    楚男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给我可以调动皇城所有人的权利,无论是军队还是文武官员。”又伸出第二根手指道:“对于违抗命令之人,我要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哪怕杀错了,过后也不许秋后算账。”

    李逵受一声冷哼道:“大胆!皇上给你机会,让你说出方法解决问题,那是你祖上的荣誉,你还想要先斩后奏的权利,还想要调动所有人的权利。”

    “就是!”

    “就是,就是。”

    “皇上,万万不可呀!这楚男之是一个商人,哪里会有办法。”

    “皇上,这楚男,没准是齐国早年就派进我郑国的奸细,这要是给他权利,离,灭国不远了。”

    “啪”一拍龙桌,皇帝郭仁和站了起来怒道:“你们这群废物,都什么时候了,还吵吵。”

    皇帝一发火,所有人,都闭嘴了。

    郭仁和拿过桌子上的天子剑来到楚男身前道:“天子剑给你,对不听命令之人可先斩后奏。”又从腰上拿出一块玉佩道:“这是虎符,可调遣皇城所有军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