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第1/2页)封道僵尸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bxuu.net请收藏

    作者~拼命的牛

    第二十三章~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楚男半个下午的收获还不错,钓上来一个三斤左右的鲫鱼,与几只半斤左右的老头鱼,让人把这几条鱼拿到摘星楼先给他养起来,哪天想吃了,再让大厨给做了。

    现在虽还不到傍晚,皇城内大量流民开始向着城外涌去。

    什么叫人一过万无边无沿,什么叫排着长队等饭吃。

    两千口大锅,在城外整整排了八里远,每一口锅附近几乎都围着六七十名流民。

    刚开始这些出城的流民,只在离城门口最近的几口锅前等待,一个人不怕,十个人不怕。千人万人都在城门口附近可就不是那么美观了,你踩我,我拥你,乱哄哄的一片。

    知府刘全又派人来询问楚男怎么办?

    楚男只是让知府刘全告诉百姓,离城门越近锅里粮食越少,晚饭不是统一开始,而是从最远的那一口锅开始做饭。

    这些郑国百姓,家无家、地无地、身上的钱财在流离失所赶路之时就早已花光了。

    皇城人口是多,也繁荣,可是突然多出十余万流民乞讨,再好的好心人也是有心无力,粮食都给流民吃,他自己一家人吃什么,所以这些流民不少都一天只吃到一个馒头,两天没有吃上一口饭的六名也大有人在。

    一听说先从那边开始吃饭,也就都离开城门奔着远方第一口锅去了。

    让楚男恼火的是,那知府刘全就是个废物。

    半个时辰后,刘全派人告诉楚男最远的第一口锅附近徘徊上万人,依然闹哄哄的,不仅如此,更有不少流民拥去。

    楚男让那个传信的衙役回去告诉刘全,让他组织人一口锅最多围着七十人,如果还有事不懂,就让刘全看看天子剑是不是也能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就在所有流民都等着天黑吃饭之时,一名流民没有去城外,反而进了一处破败的大院。

    院内躺着近百名流民,其中一名老者正手捧着书看。

    刚进院的那名流民单膝跪老者面前道:“大都督,刘将军派我来请示您,咱们用不用也出城?”

    老者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头都没抬一下道:“告诉刘将军通知下面之人,该弄什么就弄什么,不必出城,咱们要是都出城,那城门一关,咱的计策就泡汤了。你在告诉刘将军,大军四日后必到城门口,让他做好准备,到时候再无郑国。”

    那名流民离开大院又去了另外一处破落的小屋当中,把老者的话和屋中一名满脸胡子的大汉说了后,又被大汉吩咐去通知其他将军去了。

    这名流民的异常举动,早已被人暗中记下告知了楚男。

    楚男知道后吩咐暗中继续跟着那名流民,并让他记清他去过那几处院落。

    傍晚将近,楚男也率领护卫一行人出了城。

    知府刘全见到楚男过来,连忙上去见礼。

    一个男爵的爵位就相当于七品官的等级,要是在平常那些七品官见到他这个京城四品官那还不得跟个哈巴狗似的摇头摆尾。

    此时他刘全堂堂一个四品知府此时不得不低下头给对方见礼,谁让人家手中有天子剑那。

    “楚大人,不知现在是否可以生火做饭。”

    楚男:“可以了。”

    第一个锅升起了火,滚滚青烟直奔天上而去。

    第一个锅起火后五个呼吸后,第二个锅又起火了,每个锅起火间隔五呼吸。

    一个时辰后,离城门最近的那口锅刚起火,第一个起火的那口大火饭已经好了。

    随后陆陆续续的又新的大锅里的饭好了,就在这时,两千口大锅中间位置发生了争执。

    一名大汉扯着嗓子道:“我们饿了,我们要吃饭,凭什么不让我们过去。”

    “就是。”

    “凭什么他们可以吃饭,我们不可以。”

    “我都两天没有吃饭了,快让我过去吃饭。”

    锅里的饭好的有先有后,那些没有好的,离开自己守着的大锅,去那些已经好饭的大锅之处抢饭吃。

    刘全与楚男来到争吵之地。

    刘全面色阴沉的道:“何事发生争吵,在争吵就把你们都抓紧大牢。”

    “抓吧!”

    “抓吧!宁愿进大牢有饭吃,也不愿意饿死。”那名大汉激愤道。

    “就是,就是,不让我们吃饭还不如杀了我们。”

    “大家不要怕,我们抢饭吃,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那名大汉与另外几人对视一下,率先突破官兵的阻拦去抢大锅饭了。

    刘全嘴上说的好,要把他们抓紧大牢,实际上他还冲身边的衙役使了个眼色,要不那些官兵怎么会拦不住那几名闹事流民。

    楚男身边有名门客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楚男大声喝道;“禁卫军何在。”

    边上的禁卫军将领道:“禁卫军在。”

    “把那几个人抓了。”楚男一指那几名抢饭之人。

    禁卫军将领命人把那几人抓住,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楚男指着远处的荒坡道:“拉倒那边全部砍了。”

    禁卫军将领脸色一变,知府刘全道:“楚大人,这些流民饿了那名长时间,见到饭去争抢也是情有可原,这样就杀了是不是有些太过。”

    “就是,就是,我们太饿了,吃点皇粮怎么就犯死罪了那。”

    “就是,就是我们不服。”

    被抓住的几人也有些害怕了,大声吼道,还一边鼓动其他流民。

    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也帮着出声助威。

    “马六!”

    “谁喊我?”听见有人喊自己,一名被抓的流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楚男道:“我喊的你,马六你是城北四道街的小混混头目,昨日还花百两白银在翠花楼喝花酒,你家里根本不缺钱财,你却来这里扮作流民,与他们抢饭吃,我判断出你是齐国的奸细,来这里故意制造混乱。”

    马六,越听脸色越白,“我才不是齐国奸细,我来这里,我来这里是。”

    “是什么!”

    马六哪敢说是右丞相的管家让我来制造混乱来杀你的这句话,马六眼睛一瞪道:“老子闲的蛋疼,天天大鱼大肉腻歪了,出城吃点粥。怎么的吧,一不偷,二不抢。凭什么要杀我,最多就是打两个打板子,你以为我不懂法吗?”

    楚男对禁卫军将领道:“你相信他是闲的蛋疼吗?”

    禁卫军将领信才怪,“不信。”

    楚男道:“他们绝对是齐国的奸细,留下一人录口供,其余部砍了吧,我相信这里还有齐国奸细。”他不坏好意的看着禁卫军将领。

    “砍了,砍了,那个瘦瘦的留下。”禁卫军将领亲自带人去荒坡了。

    不管那几名被带走之人如何求饶,楚男就仿佛没有听到,他对着在场所有流民道:“谁要是在闹事,就按照齐国奸细处理,还有你们认为刚才那几人不该死吗?他们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