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铜墙铁壁(修改了一下)(第1/2页)封道僵尸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bxuu.net请收藏

    作者~拼命的牛

    第二十五章~铜墙铁壁

    老太后当即询问楚男有什么方法可以保住皇城一个月。

    楚男当即道:“齐国三十万铁骑围困皇城以后六日,其中三天铸造攻城器具,三天攻城,如今皇城守卫军加上禁卫军能上城墙之人不足两万人。”

    “我方的问题在于人力不足,堂堂一个皇城两百多万人口,难道还没有齐国三十万人多吗?何谈缺人守城。”

    皇帝郭仁和叹息道:“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让百姓去守城啊,用钱顾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楚男道:“你下一道圣旨,就说国破家亡的时候到了,只要皇城失守,百姓家的财产还不得被敌军抢劫一空,家里有年轻妻女之人能会有好下场吗?不想妻女被敌军糟蹋的男人,就上城墙守城。”

    “在告诉那些百姓,边界有城池被齐**队攻破,男的抓走做了奴隶,女的被抓取淫乐,甚至一座城几十万的被屠杀一空,你在强制每三家十口人中抽出一名青壮男子强制去守城。”

    “十人中抽出一人去守城,皇城两百万人,不就有二十万人可以去守城吗?只要是有功劳的,战后给予爵位,死伤者家属郑国照顾,一家老小郑国全国百姓养活。”

    “还有那十余万流民,告诉他们,他们之所以失去亲人,失去家园,出来讨饭挨饿,都是因为齐国之人造成的,要他们想报仇的就去城墙守城,待遇和皇城百姓一样,管吃,有功同样封爵位。”

    楚男喝了口茶水道:“我就不信皇城三十余万人,守不住皇城。”

    楚男一番话,点醒在屋所有人,他的这番言论可谓高呀,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想不到,这世界国家打架,往往都是军队打仗,与百姓没有关系,百姓就是百姓,谁是皇帝,他都是百姓,对百姓来说都一样。

    可不怎么的,齐**队破城而入,能不烧杀抢夺一番吗?那些流民还不是因为战火才四处流浪的吗?那些流民当中又有多少亲人死于齐国手中,这谁说的清楚。

    皇帝郭仁和第一道圣旨下去后,就有数万青年涌上了城墙。

    齐国铁骑在陆地平原可以算是利器,攻城也是要下马爬墙的。

    皇城毫无压力的抵挡住了齐国今天的第一波攻击。

    齐国也发现城墙上突然多出许多人守城,加大兵力进行第二波攻城。

    第二波攻势迅猛,守卫皇城之人,出现了大量伤亡,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青年与上到城墙的齐军厮杀,往往都是四比一的伤亡,很快齐国第二波攻势又被阻挡回去了。

    又过了一日,齐国之人围城不攻,皇城里的人经过分析,认定齐国之人应该在制作大量蹬城梯子,皇城同样组织人训练恰来。

    齐国这一围就是三天,第三天清晨齐国架着大量蹬城梯子来到城墙下,开始攻城。

    齐国士兵多了一层竹制简易铠甲,这次齐国的进攻依旧失败了。

    皇城内参加守城之人却越来越少,已经死了将近十余万百姓,所有百姓都害怕去守城墙了。

    又是五天后,愿意去守城的百姓不足五万,这可愁怀了皇帝郭仁和与两位丞相。

    在太后的带领下,一行人又来拜访楚男,碰巧楚男去摘星楼修炼去了。

    楚男修炼完,带着护卫走在大街上。

    “你放开我娘!”

    “你这个坏人!快快放开我娘。”一名十一二岁的男孩呼喊着。

    一名公子哥模样的青年带着护卫向前走着,五名护卫抓着一名年轻貌美的少妇紧跟着。

    楚男拦住那名公子哥,眼睛一咪道:“你因何绑走那名孩子的母亲。”

    公子哥立马恼怒道:“本公子的事,需要和你说吗?我父亲可是朝中右相李逵受。实相的赶紧滚,不然本公子把你抓紧官府。”

    那名男孩一见有人帮他拦着这几名坏人,跪下道:“恩公救救我娘啊,我父亲在城墙守城,我与母亲前去送饭,回来之时遇到这坏人,他们要抓走我娘回去干坏事。”

    楚男不听还好,一听这因由,立马猜出定是这公子哥想抢这少妇回去淫乐,当下怒道:“我不管你父亲是谁,一会都要把你放在广场公布恶行,让你死在天下人面前,给那些才城墙守城之人一个交代。”

    虽然让百姓守城的圣旨不是他楚男下的,守得也不是他楚家的江山,但是这个主意是他楚男出的,他就要对那些守城百姓负责,给他们一个交代。

    楚男一声令下,他身边的护卫就把公子哥给抓了起来。

    公子哥身边的护卫就算是高手,也不如楚男身边一个护卫,楚男的护卫那可都是江湖上有名之人,都是花大量金钱雇来的。

    公子哥这时是真的怕了,一直在那嚎叫着。

    好巧不巧的,公子哥见到了他的父亲李逵受。

    “父亲!救我。”

    “父亲!救我。”

    陪着皇上皇太后正要去摘星楼的李逵受突然听见有人在叫他,这不看还好,一看可了不得了,他宝贝儿子被人抓了,还揍得鼻青脸肿。

    “那个敢如此对待我儿,还不快放开我儿,不然老子杀你全家。”

    “死老头,你要杀谁全家。”楚男转过身道。

    楚男要去广场所以背对着他们。

    一见是楚男,李逵受脸色阴沉道:“不知楚大人,因何殴打小儿,要是不给个说法,老夫拼了这条老命也不饶你。”

    左相房孝宁忙道:“这兴许是个误会。”

    楚男当即把他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众人听后,都认为楚男做的对,右丞相李逵受面上虽然不好看,开口道:“就算如此,小儿夜罪不至死,何况楚大人你也没有权利杀他,你把那孽畜交给我,我回家定不饶他。”

    楚男冷哼一声道:“那孩子父亲在守城,在抵挡外敌,你的孩子却在伤害他们的亲人,不杀他我如何对的起那些守城百姓。”

    右相李魁首脸色铁青道:“一个贱民如何能与我儿相比,回头给他们大笔财产就可以补偿,楚大人您还是把我儿给我。”

    “贱民?”楚男脸色阴冷道:“在我眼里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楚男转身道:“走,带他去皇城广场。”

    他身边的护卫都是江湖之人,对这种狗仗人势的公子哥天生厌恶,再看自家东家连丞相都不怕,他们还怕个鸟。

    皇帝郭仁和要帮右相求情,却被皇太后拦住。

    皇太后道:“该杀,一会本后,亲自下令杀。”她现在可不管那是谁的儿子,这事情要处理不好,还会有百姓去守城吗?

    皇太后发话,右丞相当即说头疼,提前回府了,每走一步,心就是一痛,儿子在他身后呼唤着救命。

    右丞相的儿子死了,皇后亲口下令杀的,只是说一个官员家的少爷欺负守城百姓家的妻女,被抓住后要给百姓一个交代,并没有提这人是哪个官员的儿子。

    皇家这么重视百姓,涌上城墙守城的百姓又多出不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